流歌凉汐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因为是你,所以我愿意拔下身上所有的刺 2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随着陶西的声音,玉晚歌走进了教室。
   
    “大家好,我叫玉晚歌,很高兴和大家成为同学。”玉晚歌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可是,那份疏离却是人人都看得出。而且,为什么是同学而不是朋友?
   
    尹柯彻底没了刷题的心思,玉晚歌,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可是,为什么是你?
   
    邬童在玉晚歌走进来的那一刻就看向了尹柯,隐隐可见尹柯的眼底泪光闪烁。
   
    他的内心很复杂,玉晚歌,你抛弃了穆清歌的身份名字,放弃了穆清歌所拥有的一切回到中国,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和尹柯不知道的事才让你变成现如今这个模样?你回到了中国还会回去美国吗?瑶枫晚玉已经被别人掌握了吗?玉溪瑶呢?她也回中国了吗?
   
    这一个个疑问不停的萦绕在邬童的心间,可他没有身份立场去问,唯一有的,只有尹柯,可尹柯现在那个模样估计也没心思去想其他的了。
   
    “玉晚歌,班上现在只有尹柯后面有一个位置,你先坐那里吧,不满意的话下午调整位置的时候再换,可以吗?”陶西的话让玉晚歌微微瞪大了眼,尹柯?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玉晚歌的视线在班里巡视了一圈,立马发现了自己的位置。经过尹柯身边的时候看了一眼尹柯,名字不仅耳熟,人也眼熟。
   
    “好了,我回办公室了,你们和新同学好好熟悉一下,但记得这是自习课啊,别太闹腾啊。”陶西看见玉晚歌坐下之后就溜之大吉了,不知道是不是跑到安主任那里邀功去了。
   
    虽然陶老师说和新同学好好熟悉一下,但毕竟是自习课,要是被安主任抓包了陶老师又得挨批评,陶老师挨批评体育课又要长跑练习,还是乖乖的看书吧,明天要摸底考试呢。月亮岛啊什么都好,就是考试特别多。
   
    下课铃响之后,焦耳快速的冲到了玉晚歌的面前,这个转校生这么漂亮,好想知道她的一些小道消息啊。
   
    和焦耳有类似想法的不止一个,
   
    “玉晚歌同学,我是焦耳,非常高兴认识你。”
   
    “玉晚歌同学,陶老师说你刚从美国回来没多久,你有什么地方不适应的一定要告诉我们啊,我们六班同学都是很好相处的。”
   
    “玉晚歌同学,你生活在美国怎么没有在美国上学?美国的教育不是比中国更好吗?”
   
    糟了!
   
    尹柯和邬童暗叫一声不好,他们当然知道玉晚歌回美国的一部分原因,这是玉晚歌心底的痛,这…………自求多福吧!
   
    “我为什么回中国和你有关系吗,我在中国出生,我回自己的祖国有什么问题吗?你是我的谁啊?管得着我去哪里吗?”
   
    果然,玉晚歌黑了脸,嘴角那抹若有似无的笑也没有了。
   
    “喂,你也太没有礼貌了吧,我们好心好意的关心你,你不领情就算了,有必要这么讽刺别人吗?”
   
    李珍玛又来闹事了,她是班里的大姐大,栗梓平时就看不惯她,沙婉的背后是安主任,她们平时都是相安无事的相处,可这个转校生又凭什么这么拽?
   
    “你所谓的好心好意就是想苍蝇一样翁嗡嗡的围在别人身边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不好意思,这样的好心好意我不需要。”
   
    说完,推开人群走了出去。留李珍玛一个人在原地七窍生烟。
   
    “玉晚歌,我要是不让你给我道歉我就让你在六班没有一天好日子过!”
   
    背后传来李珍玛气急败坏的声音。
   
    玉晚歌不屑一顾,“如果你觉得我会害怕的话那么请便。”
   
    玉晚歌漫无目的地在校园里游荡着,走遍了大半个学校。
   
    妈妈,这就是你曾经读书的学校吗?这里是很美,学校很大,环境很不错,可是我为什么会觉得好像没有你说的那么美好。妈妈,你说,我回中国到底是正确的还是不正确的?还好,我不是一个人,妈妈,你知道吗,我看见了邬童,他和我在同一个班级,我可能不会想在美国那样孤单了。只是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我?
   
    是的,玉晚歌看见了邬童,她记得邬童,可唯独忘记了尹柯,忘记了曾经对她最重要那个人,忘记了她生命里那唯一的一抹阳光。
   
    上课铃响,玉晚歌置之不理,坐在操场边的椅子上看着操场上的棒球装置出神。
   
    不远处,尹柯和邬童看着出神的玉晚歌叹了口气。
   
    “玉晚歌。”知道尹柯不会开口,邬童只能自己叫。
   
    玉晚歌听到邬童的声音后嘴角微微上扬,邬童,看来你没有忘记我,看来我应该不会那么孤单了。
   
    “邬童,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有三四年了吧?”邬童拉着尹柯一屁股坐在玉晚歌的身边,“我还以为你不会回中国了呢,还准备找个时间去美国看看你呢。”
   
    “少来了你,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去美国只是为了看我吗?我想看我只是顺便,主要的还是和邢珊珊一起旅游吧?”
   
    玉晚歌撤下了那份冷漠,面对多年不见的朋友又怎么冷漠的起来。
   
    “我知道你和邢珊珊关系好,可是我去美国看你和邢珊珊有什么关系啊?你干嘛扯到她身上?”邢珊珊,他最愧对的一个人,曾经因为自己的倔强而无数次的伤害了她。虽然和邢珊珊尹柯玉晚歌一起长大,可是现在和玉晚歌谈到邢珊珊还是有点不自在。
   
    “怎么?珊珊没和你表白吗?你不知道她对你的心意?”不应该啊,珊珊早就和自己说过要向邬童表白,难道她还没有开始行动?
   
    邬童没说话,怎么没有表白,一共三次,尹柯帮她转交过情书,中考后中加小花园的表白,转学到月亮岛后因为拉拉队和棒球队的训练而表白。
   
    他清楚的记得,那次邢珊珊说那是最后一次表白,虽然未成年谈恋爱不好,可是她不想给自己的青春留遗憾。
   
    玉晚歌看着没说话的邬童心里为邢珊珊感到委屈,看上谁不好,偏偏看上邬童这么一个死心眼的人。
   
    尹柯见玉晚歌只和邬童说话心里有点小嫉妒。曾经,你最无话不谈的人,是我啊,你最推心置腹的人,也是我啊,可是如今你为什么只看见了邬童却看不见我?
   
    是的,尹柯吃醋了。可这醋却吃得有些莫名其妙。
   
    邬童暗暗叹息,尹柯啊尹柯,你那虚伪学霸的人设在玉晚歌面前总可以放下了吧,天天这么虚伪不累吗。
   
    “晚歌,你和尹柯也很久没见了,怎么不见你和他聊聊啊?”
   
    没办法,尹柯不说话就只能自己说了,谁让尹柯是自己兄弟呢。
   
    “尹柯?我和他认识吗?为什么你说我和尹柯也很久没见了?”
   
    玉晚歌的话震到了邬童和尹柯,邬童和尹柯对望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底的震惊。难道玉晚歌忘记尹柯了吗?
   
    “邬童,你怎么了?我不认识尹柯你很震惊吗?”
   
    尹柯不知道现在自己的心里是什么滋味,从小就认识、从小就喜欢的人说不认识自己,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晚歌,你不记得了吗?我、你、尹柯还有邢珊珊从小就认识,我们一起上的幼儿园,一起长大的啊,虽然最后只有你留在美国生活,可我们彼此之间一直都有联系的啊,你忘记了吗?”
   
    邬童的话让玉晚歌重新回忆了一下这十几年以来的记忆,还是没有印象。
   
    “之前在教室里听陶老师说尹柯这个名字的时候我确实感觉很熟悉,可是,在我的记忆里并没有尹柯这个人的存在,你会不会是记错了?”
   
    说完又在心里否认了,怎么可能,邬童都这么大了怎么可能记错一个人的存在。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怎么可能记错?你在仔细回忆回忆,你真的不认识尹柯吗?”
   
    邬童立马否认了玉晚歌的说法,这太不可思议了,玉晚歌,你怎么可以忘记那些过去,你怎么可以忘记你和尹柯的曾经?
   

以前发过这一段,后来发现有些地方需要修改,不然无法衔接之后的剧情,所以删了重新发了

因为是你,所以我愿意拔下身上所有的刺 1

     熟悉月亮岛中学小熊队和中加中学银鹰队的人都明白两个学校在棒球实力上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
 
    银鹰有王牌投手邬童,那是整个双清市都有名的棒球投手。银鹰的其他队员也同样都是训练有素,目标直指职业联赛的体育特长生。

     而小熊队,从队长到球员没一个体育特长的。有一次的比赛替补更是被教练陶西直接从观众席上抓了一个。

     唯一可看的大概是教练陶西曾经是著名棒球队猛虎队的金牌投手,可如今却没多少人知道陶西是猛虎队的金牌投手了,只知道是个球赛不看完就溜了的半吊子教练。

     不过,这是一个学期前的小熊队了,现在的小熊队被称为双清市最大的一匹黑马,银鹰队的王牌投手邬童从中加转学到了月亮岛,并加入了小熊队,在去年的双清市U18高中生棒球联赛中得到了亚军的奖项,仅次于中加中学的银鹰队。
 
    如果去年邬童的手臂没有受伤,U18的冠军是谁还真难以预料。

     经过了一个寒假,月亮岛高一六班的氛围还是那么热烈,叽叽喳喳的讨论着寒假吃了什么好吃,拿了多少红包,买了什么新衣服,去哪里玩了。那氛围,简直好的不得了。

     这些讨论的人中并不包括小熊队的成员。天知道他们这个寒假是怎么过的。

     每天早上七点就要在帮球场集合训练,迟到一分钟的人十个俯卧撑,操场跑十圈。大冬天的早上七点钟,天还是朦朦的亮,温度又是那么的低,偶尔刮点风,那滋味,简直不要太酸爽。

     不过那高强度的训练还是有效的,至少他们这个冬天没感冒发烧过,比起以往的冬天,多多少少都会有点感冒。今年的冬天,小熊队的成员个个都身体倍棒,吃嘛嘛香,好的不得了。

    “听说我们班又要来转校生了,据说是个超级大美女,还是刚从美国回来的。”大喇叭焦耳又在报告从他爸爸那里听来的小道消息了。

      “真的假的?又来转校生,我们班都快成为转校生集中地了。”

      “焦耳,你确定是个美女,超级大美女?”

     “我焦耳的消息什么时候弄错过?你不信等转校生来了不就知道了”

       “哎焦耳,你知道转校生叫什么名字吗?”
 
     “叫什么我忘记了,但是名字听起来挺诗情画意的,好像叫什么歌,是唱歌的歌。”
  
      ………………

      在刷题的尹柯愣住了,美国?歌?会是你吗?这么多年,你可还好?

      同样愣住的,还有邬童,他和尹柯一样,这么多年来,一直记挂着那个令人心疼的姑娘。那个姑娘,十分倔强,也十分坚强,坚强的让人心疼。

     “尹柯,会不会是……”邬童的话没有说完,可他们惊人的默契让尹柯还是知道了。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她,我希望是她,可也希望不是她,”尹柯没了刷题的心思,“如果是她,那她要多痛,才会回中国,是痛到了极致还是不想忍不下去了?”

     尹柯的话让邬童沉默了,的确,她要有多痛,有多么忍不了,才会回中国。可如果不是她,尹柯要何时才能再见到她?

     班小松看着邬童和尹柯说完几句莫名其妙的话后就一脸无奈,还有心疼是怎么回事?

    “哎邬童,你和尹柯再说什么啊?什么希望是她也希望不是她?还有那个多痛又是怎么回事?”班小松受不了这诡异氛围,打断了两人的思绪。

    “班小松,你这大早上的精力这么旺盛我是不是应该建议陶老师让你多跑几圈啊。”

     “邬童你一天不虐我是不是难受啊”

     “被你答对了”

      邬童翻了个白眼,戴上耳机趴下睡觉,他快困死了,才不想去理会一旁大呼小叫的班小松。

     尹柯笑笑,看着两人的玩闹,把心里的重新萌芽的感情埋在心底,努力把心思放在学习上,他答应了妈妈就算打棒球也不会耽误学习的。

     况且妈妈也答应他,如果这个学期成绩还是第一名,暑假就带他去美国的,去美国见一见那个让人无比心疼的姑娘,那个姑娘,是他心里的可人啊,是他放在心尖上疼的姑娘啊。

      可是他没办法,现在的他还没有那个能力去保护她,所以,他只能努力学习,让自己配得上她。

     上课铃响,高一六班班主任兼棒球队教练陶西走进了教室。

     “哈喽同学们,大家开学快乐啊”还是那一如既往地嬉皮笑脸和不正经。

      高一六班全体同学默默的翻了个白眼,没说一句话,见过新年快乐的没见过开学快乐,真是不靠谱。

      陶西见大家这么不给他面子也没见他尴尬,这脸皮不是一般的厚。“气氛这么沉默的啊,那来点不沉默的。今天有一个好消息…………”

     “和一个坏消息!”熟悉了陶西的套路的高一六班的同学们接了陶西的话。

     “一群小鬼,今天没有坏消息,大过年的哪里有什么坏消息,大过年的有坏消息那多不吉利啊,大过年的有坏消息…………”又来了!不正经!这是高一六班全体同学的心声。

    “陶老师你能不能正经点,能不能别吊我们胃口啊,到底有什么事啊?”班小松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陶西见惹了众怒立马怂了,“这个好消息呢就是我们班来了一位转校生,这个转校生呢她刚从美国回来,有什么不适应的你们多多帮助她。”说着,对门口喊了一声,“进来吧。”

     玉晚歌在门口听了陶西和班上同学的对话就感觉这个班级很有趣,班主任和学生像是朋友,充满了活力,不像美国的学校那样死气沉沉。听到陶西喊她,玉晚歌走进了教室。

还是一小段

    时间线是在尹柯和玉晚歌两人都明白了自己的心是如何想的,却不明白对方是怎么想的~~不过这次是对话体,没有旁白

    “姐姐,你明明喜欢棒球,为什么还要对小松哥哥他们说你现在一点也不喜欢棒球了呢?我都看见过好几次你一个人在偷偷练习棒球了。”

    “瑶瑶,很多事情不是说一句喜欢就能解决的。我现在还是很喜欢棒球,我也想和尹柯他们一起打棒球,一起参加棒球比赛,一起分享打棒球时的点点滴滴,可是这又能怎样,这就能抵抗命运吗?就能抵消一切之前所带来的伤害吗?”

    “姐姐,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你现在听不懂没关系,你以后长大了,就会明白有很多事情不是想象中那么的简单,也不是一句喜欢就能忘却一切的。”

    “那尹柯哥哥呢?尹柯哥哥你也要放弃吗?你现在放弃了棒球,放弃了舞蹈,放弃了跆拳道,放弃了你之前所喜欢的一切,现在,你是不是要放弃尹柯哥哥了?放弃那个你生命里唯一的一抹阳光吗?”

     “瑶瑶,你知道吗,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一个人,生命力总会遇到那么两个人,一个惊艳了岁月,一个温柔了时光。尹柯,他不仅惊艳了我的岁月,也温柔了我的时光。我当然不想放弃尹柯,可是我又能怎么办,我和尹柯之间是不可能的,我们,只能是同学。只能,是同学。”

     “你和尹柯哥哥只能是同学,那邬童哥哥和小松哥哥呢,还有栗梓姐姐、沙婉姐姐、珊珊姐姐和唐缇姐姐,他们呢,你和他们也只能是同学吗?”

     “除了尹柯,我和谁做朋友都没问题。”

      “为什么?姐姐,你为什么一定要这么折磨你自己呢?你不觉得这对尹柯哥哥太残忍了吗?你和谁都可以做朋友?为什么尹柯哥哥就不行?”

       “因为,我属刺猬”

《因为是你,所以我愿意拔下身上所有的刺》

晚歌,你太坚强了,坚强的让人心疼

为了生存,为了瑶瑶,我必须像刺猬一样竖起身上所有的刺,这样,才有生存下去的希望

虽然我们都失去了母亲,可至少,你父亲是爱你的,他是因为爱你,才会对你有所隐瞒。哪像我,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几次那个名义上所谓的父亲

我一直以为我会按照我妈的安排走下去,可是遇见了你,我的生活翻天覆地

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些事,我不该那样说你


我不能把他让给你,因为,尹柯是我十几年黑暗人生里唯一的一抹阳光


你多笑笑好不好,我喜欢你嘴角的梨涡


酒窝和梨涡,都是那么的温暖,你们温暖了彼此的心

文章取名为:《因为是你,所以我愿拔下身上所有的刺》

因为大部分写的是感情戏,所以取了这样一个名字

也因为大部分是感情戏,所以有cp

尹柯×玉晚歌(原创人物)

邬童×邢珊珊

班小松×栗梓

郁风×沙婉


cp暂定这几对







因为《我们的少年时代》是以棒球为中心而展开的热血青春,我对棒球不太了解,在写棒球比赛的时候可能会在原剧的基础上修改一点,然后照搬照抄,希望能多多谅解

最近在抖音上看了一段视频,被千玺深深圈粉,于是就扒了千玺的视频看,最喜欢《我们的少年时代》和《超少年密码》,虽然那时候的大佬还稍显青涩,稚嫩,可架不住大佬魅力,深深地喜欢上了尹柯和谌浩轩。相比较,更喜欢尹柯,所以,想写一篇《我们的少年时代》改编版,有亲情,友情,爱情(是的,想给剧中的三小只一份感情,因为不知道现实中的三小只在将来会有一个什么样的女朋友,但至少可以在虚幻里想象一下),给邬童,尹柯,班小松一份皆大欢喜的结局,内容还是按照剧情来改编。